秦皇島>>港城先鋒>>

秦皇島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支隊長張巖:此生無悔是刑警

2020-11-20 11:20:40 來源:河北新聞網
進入移動版,省流量,體驗好

視頻製作:河北日報記者尹翠莉

他的履歷很簡單,從1990年參加工作,始終在刑偵一線。測謊、排爆、勘察,只要能破案他都學;大案要案,別人拿不下的他上。

他的辦公室掛着一塊匾額,上面寫着六個大字:“忠誠勇敢正直”。他説,這是他對刑警的理解,也是他的人生信條。

他叫張巖,是秦皇島市公安局黨委委員、刑警支隊支隊長。從事刑警工作30年,他把這六個字穿在身上,頂在頭上,刻在心裏。

張巖。秦皇島市公安局供圖

一上案子就連軸轉,十幾天二十幾天不回家是常事兒

“男人嘛,都有英雄情結。”10月28日,張巖剛從北京協和醫院化療回到秦皇島,病牀上的他右手打着點滴,左手捂着肚子,可談到從警生涯,他疲憊的眼裏又重泛出光亮。

張巖的父親參加過解放戰爭。從小在部隊大院裏聽着革命故事長大,他的內心也潛移默化留下了英雄的種子。1986年,中國刑警學院在河北省只招10名學生,張巖以超出重點線幾十分的成績如願考上,距離自己的“英雄夢”更近了一步。

“一米八五的大個子,走路帶風,辦案頭腦清楚,關鍵時候幾天幾夜不休息,他天生就是當刑警的料!”秦皇島市公安局刑警支隊原副支隊長張學忠説,張巖剛參加刑偵工作就嶄露頭角,之後30年,秦皇島幾乎每個重大刑事案件的偵破現場,都有他的身影。

2011年4月,當時的撫寧縣大新寨鎮發生重大火災。辦案專家組對火災現場反覆勘察,認定火災系人為造成,但多個重點嫌疑對象被逐一排除,案件偵破陷入僵局。

“十天之內再不破案,我這支隊長就不幹了!”張巖臨危受命,立下軍令狀。“把所有嫌疑對象再重新翻一遍!”經過連續三天三夜篩查,他發現大石窟村楊某的嫌疑不能排除——此人旁證集中,着火之前曾上山活動。

重新訊問楊某!張巖在仔細調閲了筆錄和錄像之後,採取了柔性審訊策略,嘮家常、講感情,抓住楊某的心理弱點,拉近距離,爭取信任。經過10個小時的較量,楊某心理防線崩潰,交代了犯罪事實。

“到現在,各縣區有什麼疑難案件,他都親自過去解決。”2019年,秦皇島山海關發生一起命案,時任山海關分局刑警大隊大隊長的趙巍回憶,張巖帶領專案組盯了七天七夜。

掃黑除惡專項鬥爭開始後,張巖更忙了。“一上案子就連軸轉,十幾天二十幾天不回家是常事兒。”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民警王剛説。

2018年4月,警方接羣眾舉報線索,青龍的李某、佟某等人涉嫌多起重大刑事犯罪。張巖立即組織民警展開祕密偵查,初步確定了這個涉黑犯罪組織的犯罪事實。然而,該組織在當地活動猖獗,很多受害人敢怒不敢言,調查取證障礙重重。

“要先把潛逃的主犯抓獲,才能打消羣眾的顧慮。”張巖給出新思路,打開了僵局。10個月後,這個涉黑犯罪組織被徹底打掉,74名涉案嫌疑人被抓獲,破獲各類刑事案件40餘起。

圖為張巖(左)在一起案發現場指揮案情。秦皇島市公安局供圖

刑警辦案要拼命,更要用腦子

在張巖的辦公桌上堆着一摞《中國刑事警察》雜誌,最上面翻開的一頁是外省一起刑事案件的介紹。

“如果不仔細看很難相信,幾乎每一本他都用鉛筆畫得密密麻麻。”和張巖同年從中國刑事警察學院畢業的刑警支隊副支隊長賈文斌説,張巖上學的時候就愛鑽研,如今警校同學遍佈全國,哪有新技術新案例,他都特別關注。

賈文斌提到,早年秦皇島市公安局還沒有特警的時候,張巖專門學了排爆。“別人不會就他會,其實是把危險留給了自己,把安全讓給了戰友。”

為了破案,他還學勘察,學測謊。

他找到全國知名測謊專家拜師,考取了心理測試技術高級工程師證,成為秦皇島市公安系統唯一一位測謊專家。

2003年5月,青龍滿族自治縣李某被人殺害焚屍。經調查走訪,逐一排查,附近村民黨某被列為重點嫌疑人,面對縣公安局刑警大隊訊問,黨某擺出來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,始終閉口不言。支隊接到報告後,張巖決定用測謊儀對黨某進行心理測試。

“案發時你在哪裏?”“你和李某什麼關係?”……張巖不緊不慢地與黨某聊天,1個小時過去了,黨某裝出神情自若的樣子,2個小時、3個小時……測謊儀的測試曲線隨着黨某的情緒波動,不斷地變化着,到第4個小時,黨某已經是滿頭大汗,心理防線徹底崩潰,最終交待了因矛盾殺人焚屍的全部犯罪事實。

“刑警辦案要拼命,更要用腦子,跟犯罪分子鬥勇更要鬥智,早一天破案,就早一天給受害人交代,早減輕羣眾的損失。”在張巖看來,信息時代辦案,要深度運用科技力量,發展智慧警務,提高辦案質量。

在張巖積極推動下,2017年秦皇島市公安局物證鑑定所實驗室成功通過了質監部門認定,並獲得CMA證書,建立了打擊刑事犯罪合成作戰平台。

張巖(左)和同事在野外勘察現場。秦皇島市公安局供圖

為完成工作交接,他推遲一個月住院

張巖擔任秦皇島市公安局刑警支隊支隊長以來,全市命案現案連續6年實現100%全部破獲;全國開展掃黑除惡專項行動以來,秦皇島市公安局在本地破獲了14起涉黑案件,位居全省第一。

漂亮成績單的背後,是張巖的鐵腕治黑。最近幾年,他把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涉黑惡案件偵辦上,甚至把自己微信的名字改成了“掃黑除惡”。

幹刑警時間長了,張巖“掛相”,不愛笑,話很少。秦皇島的不法分子都知道,張巖“油鹽不進”,同事們卻説他是“殺毒軟件”,百毒不侵。

張巖的父母過世早,只有一個比他大10歲的哥哥。有次,有人託哥哥來説情,哥哥知道張巖在公事上“六親不認”,不願張口又不好推脱,便讓張巖嫂子給他打電話,同樣被拒絕了。

“他常對我們説,抓人只是辦案的開始,後面還有很多環節,每一步都必須有法可依。”有組織犯罪偵查大隊民警王剛説,嚴格執法、秉公辦案是他對自己和隊員的一貫要求。

對於自己較真到近乎強迫症的行為,張巖有着自己的堅持,“不能為百姓伸張正義,不能為國家挽回損失,不能讓犯罪分子得到應有的懲罰,那我們就是罪人!”

張巖。秦皇島市公安局供圖

“案子一天拿不下來他就一天不松心。”前不久,盧龍縣公安局偵辦的一起涉黑案件即將收網,其間,該局刑警大隊大隊長彭志敏多次向張巖彙報案件進展。

“那天打電話他沒接,這種情況從來沒有過,我一打聽才知道張支隊病了!”彭志敏説着眼圈泛紅。

“8月19日查出來的!他總説胃疼,讓他去檢查卻總抽不出時間。”刑警支隊的民警們都能記得張巖被確診胰腺癌的日子。大家不能接受,這個強壯的大個子從來沒有因病休假,怎麼這次就病倒了呢?其實,同事們心裏也清楚,張巖幹工作太拼命了!

從警30年,在妻子眼裏,他彷彿就是家裏的過客,説走就走。女兒出生的時候,他正忙着部署一起重大案件;母親因病辭世時,他正在長春抓捕持槍殺人案的犯罪嫌疑人……

張巖常説自己虧欠家庭太多,近兩年,他總想辦法彌補,他會在晨練完之後把早飯做好,中午也會趕回家陪家人吃飯。

病情確診後,醫生讓他務必趕緊住院化療,張巖懇求醫生,“我是一名基層刑警隊長,手頭很多工作需要交接,能不能給我一個月時間,國慶節後我保證住院。”

“你知道一個多月後你會怎樣嗎!”醫生厲聲呵斥後,還是被張巖感動了,給他開了口服的化療藥物和止疼藥。

從確診到第一次化療結束,張巖的體重下降了23公斤。

“我這輩子就認定了這一行!本來想着幹到退休,還想着退休後去局裏五樓實驗室接着搞研究……”張巖用力地捂着胃部,搖頭輕聲嘆息,“太多遺憾了,還有幾起積案沒破,犯罪嫌疑人還沒抓捕……”

張巖這一病,終於換來了和妻子孩子最長的一次陪伴。妻子説,等他下次化療結束,抽時間去拍一家三口的合影。(河北日報記者尹翠莉 孫也達 通訊員 張建林)

來源:河北新聞網
責任編輯:鄭曉娟
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
  			河北新聞網  			官方微信  			
  			河北日報  			客户端  			

相關新聞

電子報
立即打開
網站首頁 分享文章 回到頂部